1. <tbody id="vn9vt"><pre id="vn9vt"></pre></tbody>

        <button id="vn9vt"></button>

      2. <span id="vn9vt"><pre id="vn9vt"></pre></span><rp id="vn9vt"></rp>

        1. 您的位置:首頁 > 國內 >

          吐魯番地下博物館 ——吐魯番阿斯塔那古墓群

          來源:中國日報網     時間:2022-06-09 09:34:22

          考古成果

          阿斯塔那古墓群位于新疆吐魯番東南約42千米處的火焰山南麓沖積地帶,南距高昌故城約5千米,也稱作“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墓地”。整個墓群東西長約5、南北寬約2千米,占地約10平方千米。1988年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21年入選“百年百大考古發現”。

          阿斯塔那古墓群是3~8世紀高昌城官民的公共墓地?,F存墓葬500余座,1959年以來已發掘400余座,其中就有高昌郡太守沮渠封戴、高昌國一代名將張雄、唐北庭副都護高耀等顯赫人物的墓葬。累計出土以文書、墓志、絲織品為代表的文物上萬件,并獲得大量干尸。墓葬按姓氏家族分區埋葬,唐代的斜坡墓道墓墓道還出現了天井,墓頂也流行張掛伏羲女媧圖,體現了與中原文化的統一性。

          專家評價:

          阿斯塔那古墓群是新疆地區發掘晉唐墓葬數量和出土文物最多的遺存,其中帶有紀年的文書、墓志等地下文獻資料為墓葬定年提供了絕佳參照,阿斯塔那古墓群為新疆晉唐墓葬建立了年代標尺。阿斯塔那古墓群的墓葬形制、聚族而葬的喪葬方式與河西乃至中原一脈相承。尤為重要的是,古墓群除葬漢人外,也不乏車師、匈奴、昭武九姓等人群,其墓葬也采用同樣的方式,說明各族人群在共同開發西域的過程中,扎根中華文化沃土,形成了對于中華文化的深刻認同。

          阿斯塔那古墓群的墓葬材料對完善新疆地區歷史時期考古學文化序列、豐富新疆地方史研究,乃至更深廣的中國中古史和中西經濟、文化交流研究都具有重要意義。

          高昌歷史“活檔案”

          1959~1975年阿斯塔那古墓群發掘出土2700余件文書,文書紀年早自西晉泰始九年(273年),晚至唐大歷十三年(788年),其中魏晉十六國高昌郡時期的文書100多件,地方政權高昌國時期的文書700多件,其余1700余件為唐代文書。文書形式有契約、籍帳、官府文書、私人信札、經籍寫本、隨葬衣物疏等,記錄了大至典章制度、重大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活動,小到純屬私人生活的瑣事,至今仍是新疆地區晉唐文書最大規模的出土,且因其有系統的發掘記錄,符合考古學要求,釋讀更為便利,吐魯番學研究從此進入一個高峰時期。阿斯塔那文書的研究不僅填補了高昌郡和高昌王國時段歷史研究的空白,更在很大程度上形塑了中國中古史和中西交流史研究。難能可貴的是,隨著晉唐文書的繼續出土與研究,吐魯番學亦將繼續向深廣的境地駛去,很多傳統課題都會因為新材料和新視角的出現而得到新的認識。

          晉唐西域風尚

          阿斯塔那古墓群出土絲織品種類豐富,其中又以唐時期絲織品的數量、花色品種、工藝技術為上。這些豐富的織物遺存是有關絲綢之路文化藝術與工藝技術交流等研究的重要資料,具有極高的文物與藝術價值。

          張雄夫婦墓中的三件彩繪女舞俑,身形秀美頎長,敷粉施朱,舞態翩躚,服飾綾羅錦絹成衣,彩色長裙拂地,歷千年而鮮艷如新,再現了初唐時代的流行風尚。

          高昌生活圖志

          阿斯塔那古墓群地下水位在地面以下20多米,加之氣候炎熱干燥,給墓室營造了天然的無菌環境,將其中一切定格在了千年前的歲月。死者多安放在洞室后部的土炕或簡易木床上,他們頭枕雞鳴枕,面部掩巾,眼上蓋瞑目,雙手握木,身著棉麻或絹錦織品制作的衣服。死者四周,或陳放模擬的亭臺樓閣、車馬儀仗、琴棋筆墨,或擺設葡萄、瓜果、餃子、面餅等食品,供其陰間驅使或享用。有的墓室后壁還繪有人物、鳥禽、花卉、山水壁畫,形象逼真,線條流暢,墓頂或棺上則借助伏羲女媧圖對天象征性的模擬,使幽冥世界幻化為光明宇宙。

          (中國日報新疆記者站)

          標簽: 阿斯塔那

          相關文章

          熱點圖集

          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