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vn9vt"><pre id="vn9vt"></pre></tbody>

        <button id="vn9vt"></button>

      2. <span id="vn9vt"><pre id="vn9vt"></pre></span><rp id="vn9vt"></rp>

        1. 您的位置:首頁 > 頭條 >

          在海底“種”珊瑚的年輕人:5年生態修復50余公頃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新華關注·成風化人     時間:2022-06-09 08:10:37

          本報記者黃臻、劉金海、楊冠宇

          海南三亞,西島海域。波濤拍岸,椰林婆娑。

          吳川良身著潛水服,手持工具,踩著西島海邊的細石碎沙,在潛伴的幫助下,一步步走向深海,抵達目標點后,共同下潛。

          此時的水下,寂靜無聲,吳良川只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無暇顧及奇妙的海底世界,他手持一株食指粗細的珊瑚幼苗,仔細地固定在礁石上。今天插下“一棵樹”,未來這里將長成一片“珊瑚?!?。

          “土飯碗”

          吳川良是三亞珊瑚礁生態研究所的負責人。今年32歲的他,是實實在在的“90后”。不過,常年的海上工作,讓吳川良皮膚粗糙,看上去不再年輕。

          “特別顯老”,這位“90后”自嘲道。

          吳良川從小在??谏畛砷L,海邊長大的孩子,對海洋和海洋生物并不陌生,但與珊瑚礁的深度“綁定”,卻始于一次偶然。

          2014年大學畢業后,吳川良來到三亞尋找發展機會,很多招聘者了解到他大學學習的是水產養殖,紛紛建議他回歸主業,不要浪費所學的知識。

          這就導致吳川良“處處碰壁,找不到合適的工作”。煩惱的時候,他給媽媽打電話,“媽媽說,找不到工作就回來,媽媽養你”,母親當年的話現在想起來依舊溫暖。

          正當他猶豫要不要離開三亞之際,一個朋友聯系他,說有到海南三亞珊瑚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工作的機會,要不要試試。一試之下,吳川良順利過關,便正式入職保護區,開始了與珊瑚礁的不解之緣。

          由于讀書時便對珊瑚礁有所了解,加之進入保護區工作后,接觸到的相關知識越來越多,吳川良對珊瑚礁的理解愈發深入。

          從事珊瑚礁研究,三亞有著天生的地緣優勢?!叭齺喸诤D鲜碚f,是珊瑚研究特別好的區域”,吳川良說,由于自己也比較喜歡科研工作,入職保護區不久,便把珊瑚礁的保護和研究確立為畢生追求。

          工作期間,吳川良發現海南本土的珊瑚礁相關科研能力比較薄弱,尤其是青年科研工作者的就業崗位、科研經費比較少,最關鍵的是,很多年輕的科研工作者缺乏施展自己智慧的平臺。

          “我當時就想,為什么不去做一個機構或者創造一個平臺,讓更多的青年科研工作者能夠沉下心來搞研究”,吳川良說,他當時就設想,通過這個平臺,給予青年科研工作者更多支持,實現人才集聚,在三亞打造珊瑚礁研究的科研高地。

          說干就干。2017年,吳川良發起創立了三亞珊瑚礁生態研究所,主要從事珊瑚的繁育、移植、生態修復和生態環境的監測、調查等工作。他開始以另一種身份來支持發展珊瑚礁的科研及保護。

          然而,最開始家人并不支持?!案改高€是想讓我在保護區工作”,吳川良說。

          “擔心孩子壓力大”,談及為何想讓吳川良留在保護區,父親吳淑上如實說道,自己文化水平不高,覺得孩子在保護區工作挺好。出去單干,前途未卜?!案改缚赡苷媾挛夷囊惶熳兂纱龢I青年了”,吳川良說。

          拋下“鐵飯碗”,撿起“土飯碗”,在很多人看來難以接受?!暗诮鉀Q科研問題的過程中,我收獲了快樂”,吳川良說,不論家人能否接受,自己還是要遵從內心的想法,一邊專心科研,一邊尋求家人的理解。

          “我們很多工作是要在海里完成,每次出?;貋?,除了被曬黑,還有一身海腥味”,在吳川良看來,從事這種研究工作并不輕松。

          但在工作中,吳川良除了收獲快樂,還能實現自己搞好珊瑚礁研究的理想,在科學研究上取得一個又一個突破,這個“土飯碗”,他認為捧得值。

          “植樹造林”

          珊瑚礁,被譽為海底“熱帶雨林”。珊瑚礁的覆蓋面積不到海底的千分之二,卻為近30%的海洋物種提供生活環境,這使得珊瑚礁成為地球上最多樣性的生態系統之一。中國南海擁有全球2.57%的珊瑚礁資源,位居世界第八。

          在吳川良看來,珊瑚礁生態系統是維系海洋生物多樣性的重要生態系統,一旦遭到破壞,便意味著海洋生物失去了“家”。此外,漁業資源、旅游資源等也都要依靠珊瑚礁生態系統來維系。

          幾十年來,因為自然環境的退化和人為破壞,珊瑚礁在全球范圍內整體衰退。而珊瑚礁的自然修復漫長且艱難,有的甚至需要上百年,人工種植和修復迫在眉睫。

          這個過程,有點類似于陸地上的“植樹造林”——首先培育“幼苗”,在苗圃中長成小樹,再移植到要種的地方,吳川良說。

          “造林”,不論在陸地還是海洋,對調節氣候變化和維系各生態系統的平衡和穩定都具有重要意義,但海洋“造林”難度更大。

          “海洋生態系統較為復雜,作業難度相當大”,吳川良說,大海表面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洶涌,加之海上天氣變化無常,為實際作業帶來很多困難。

          更重要的是,不同海區受環境影響的因素不同,受人為干擾的程度也不同,現有生態系統健康程度亦不同,這就要求研究團隊在實施珊瑚礁生態修復的時候,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因地制宜設計方案。

          這也對研究所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在每一個珊瑚礁生態修復項目上,反復研究論證,并等待合適的天氣讓項目“下?!?。

          今年年初,在三亞亞龍灣相關海域實施的生態修復項目,就是研究所通過結合海域情況,獨立研究并申請專利,直到最后才根據實際情況投入海中的。

          針對亞龍灣相關海域原有底質環境碎石化的情況,研究團隊發現,海浪對基底的影響較大,不能形成穩定的基底,珊瑚幼蟲難以附著,“所以我們應用了研究所新申請的一種人工生態礁專利,增加珊瑚的附著基底,助力該海域生態修復?!?/p>

          結合多個修復案例,以及在實踐、理論中獲得的成果,研究所在一定積累的基礎上,于2021年整合了美國康涅狄格大學、海南大學等國內外優勢力量,在海南省重點研發計劃國際科技合作研發項目資助下,展開了篩選和培育耐熱型造礁石珊瑚株系的科研項目,目標是成功培育出多種耐熱珊瑚,并大幅提升其成活率。

          “這將大力促進南海珊瑚礁生態系統和生物資源的多樣性保護”,吳川良說,如果研究成功,可以保質保量地滿足日益增長的生態修復需求。

          “青春風暴”

          “我們是一個朝氣蓬勃的機構?!闭劶把芯克娜藛T構成,吳川良馬上來了精神,科研團隊包含了珊瑚分類鑒定、珊瑚礁生態修復、海洋工程等各種專業人員,大部分科研人員為“90后”。

          “最開始的時候,科研隊伍只有我一個人”,提到研究所成立初期,吳川良苦笑道,缺人、缺錢、缺技術,好像沒有什么是不缺的。

          萬事開頭難??恐约旱母蓜藕推床?,經過5年的發展,研究所科研隊伍已經壯大到現在的14人。

          在研究所負責項目質量和執行的柯韶文于2019年5月正式入職?!澳莻€時候,研究所正好迎來發展的重要階段”,柯韶文說,當時研究所內部技術力量薄弱,運營經費短缺。

          同時,研究所首次承接中央環保督察組關注的海南重大生態環保類項目,柯韶文還記得,在吳川良的帶領下,團隊成員集中力量攻關,一方面解決內部問題,另一方面研究項目情況,從技術方案設計、實施到驗收,研究所向社會交付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5年來,這股“青春風暴”取得了不俗“戰果”:“以研促?!?,實現生態修復面積50余公頃,獲得近10項專利,與多所高校建立聯合培養機制。

          每個順利完成的項目,都離不開團隊的力量和各方的支持?!把芯克臒艚洺A恋胶芡怼?,吳川良說,自己之所以能堅持到現在,離不開保護區的支持以及一起打拼的同事。

          “在研究所發展過程中,無論在海域使用上,還是科研工作上,保護區都給予大力支持,也沒有因為我們年輕而另眼相看”,吳川良說,為了回報保護區,我們也盡自己最大能力,回饋一些科研上的支持。

          研究所創立伊始,便不斷有新鮮血液加入,大量的研發工作和一線工作,都需要團隊成員無怨無悔地付出?!爱敽妙I頭羊,做好帶頭人,讓每個人都能安居樂業”是吳川良對團隊成員的承諾。

          2019年,吳川良開始著手將研究所從三亞市區搬遷到崖州灣科技城?!皠傞_始來的時候,這邊還是一片荒地”,吳川良感慨,現在的崖州灣科技城,今非昔比,高樓林立,“真的是要把自己的一腔青春熱血奉獻在這片熱土上”。

          “像他們這樣無穩定資金支持的機構,能夠發展成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海南大學海洋學院副院長、教授周智2019年便與研究所開展合作,“做科研或者技術研發是需要長期燒錢的,沒有情懷、沒有毅力的人做不好這種事情,我也希望他們能夠越辦越好?!?/p>

          今年6月,吳川良將與女友完婚。她是東北人,也在崖州灣科技城工作。但吳川良因為工作的原因,陪伴時間少,甚至挑選婚紗照,也是在車里“云”完成。

          愛人也會跟他抱怨,“賺不了多少錢,又天天忙,不著家”,吳川良只能想辦法安撫,有時候是好言好語地撫慰,有時候會在出差途中為愛人精心準備一個小禮物。

          又是風平浪靜的一天,吳川良再次出海。換好潛水服,背上四五十斤重的裝備,帶好工具,一頭扎入水中,很快便消失在蔚藍之中。

          那里,吳良川辛勤呵護的“樹苗”孕育著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正待成林。

          標簽: 生態系統 海洋生物

          相關文章

          熱點圖集

          特黄特色的大片观看免费视频试看